<form id="lr3nj"><span id="lr3nj"><track id="lr3nj"></track></span></form><form id="lr3nj"><form id="lr3nj"></form></form>
    <em id="lr3nj"></em>
      <form id="lr3nj"><form id="lr3nj"></form></form>

      <form id="lr3nj"></form>
            <em id="lr3nj"><form id="lr3nj"><pre id="lr3nj"></pre></form></em>

                時政要聞
                current affairs

                習近平在浙江(十四):“習書記的‘八八戰略’是在調研中逐漸形成并不斷完善的”

                來源:《學習時報》 發布時間:2021-04-01 13:34 瀏覽量:438

                微信圖片_20210401133454.jpg

                采訪對象:孫文友,1954年12月生,江西上饒人。1997年8月任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2002年3月任浙江省委副秘書長。2004年4月任浙江省委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2005年11月任浙江省湖州市委書記。2012年5月任浙江省政協黨組成員,之后歷任浙江省政協秘書長、浙江省委統戰部部長、浙江省政協副主席。2018年8月退休。

                采訪組:邱然 黃珊 陳思

                采訪日期:2017年9月27日

                采訪地點:浙江省杭州市大華飯店

                采訪組:孫文友同志,您好!習近平同志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您在省委辦公廳工作。你在習書記身邊工作有3年時間,對他的工作方法一定有著很深刻的印象。

                孫文友:是的。習書記是2002年10月12日來浙江工作,一開始任省政府主要領導,11月20日任省委書記,我當時在省委辦公廳工作。2005年11月21日,我到浙江湖州當市委書記。在這期間,我有幸在習書記身邊工作學習了整整3年時間,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特別是他的思想作風、工作方法等很多方面都給我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印象最深之一,就是習書記對調查研究的高度重視。他經常說,調查研究不僅是一種工作方法,也是一種學習方法,領導干部要通過調查研究,向基層干部群眾學習,了解掌握第一手的情況。如果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決策權。他多次說,當縣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當市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鄉鎮,當省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縣、市、區。他還說,作為一個地方的主要領導就要像陳云同志說的那樣,90%的時間要用來調查研究,10%的時間用來作決策。

                習書記是這么說的,自己也是這么做的。他到浙江工作后,對調查研究抓得非常緊。剛擔任省委書記的一段時間,為了盡快掌握全省情況,他一個星期至少跑一個地級市以及下轄的幾個縣,行程安排得非常緊,工作效率也非常高。除了到北京和在省里開會,他幾乎把所有時間都用來調查研究。他用9個月時間就跑了全省90個縣市區當中的69個,還不包括上級有關領導同志或是兄弟省區市領導來浙江時他陪同去的地方。2003年,中央電視臺《東方之子》欄目記者采訪習書記,他對記者說:“我一到浙江就給自己提出要求,爭取一年之內,要把浙江省的所有縣、市、區都跑遍,該了解的情況都要了解到。其實還可以跑得更快一點,但是要控制節奏。”后來,在到浙江工作的一年多時間里,他果然跑遍了全省所有的縣市區,還跑了50多個省級機關和單位。

                習書記剛來浙江的時候,他到一些地方調研,主要是為了熟悉掌握情況,照他的話說是“認認門,認認人”。此后,他再下去調研,幾乎每一次都帶有一個明確的主題,比如“加快欠發達地區發展”“發展海洋經濟”“機關效能建設”“黨員先進性教育”等。他每次到基層調研都非常深入細致。到現場察看情況,和干部群眾座談交流,從調研當中發現問題,形成工作思路。比如,浙江如何發揮區位優勢,主動接軌上海,加快融入長三角,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就是他到杭州、寧波、舟山、嘉興和湖州等地調研過程中提出來的。我還記得,大概是2003年初,習書記到湖州市的長興縣調研,中午飯后縣里安排在長興的金陵飯店稍事休息,但他沒有休息,把秘書長張曦和我叫到他的房間,系統地談了他關于接軌上海、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一些想法,并提出了具體的要求。那以后沒多久,大概是3月份,他就率領浙江省黨政代表團專程到上海、江蘇去談接軌和融入的事情,回來后立即召開了省委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對此項工作進行專門部署。還有,如何加快山區、海島等欠發達地區的發展,做好扶貧脫困工作,是他一直關心的事,這些方面的工作思路也是他到衢州、麗水、舟山那些偏遠的山區、海島調研過程中形成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就是他到湖州等地調研座談時提出來的。

                在調研中,習書記始終非常注重了解當地的歷史、文化、經濟情況,以及地方黨委政府的各項工作。每到一個地方,他都要當地的同志給他提供地方志,提供有關材料。他曾說,調查研究就是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情況,掌握一個地方的特點,這樣才能有效地指導工作。

                每次調查研究,習書記都會對當地的工作給予明確的指導,每一次提出的意見針對性都非常強,而且有戰略高度。2006年8月初,他到湖州慰問部隊后,在當地進行調研,在聽了湖州的工作匯報后指出,長三角的三條邊(指的是滬寧、滬杭、杭寧三條鐵路和高速公路沿線區域),上海到南京這條邊比較強,上海到杭州這條邊也比較強,但是,杭州到南京這條邊相對比較弱。湖州的交通區位條件和產業基礎不錯,下一步一定要加快發展,爭取把這條邊做大做強。他還說,湖州是因湖得名的城市,必須要做好太湖的文章,把湖州的生態保護好,把南太湖建設好。

                習書記下基層調研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只要有可能,都會根據調研主題帶上分管領導參加。在調研中,他和隨行的領導一起了解情況、發現問題,并研究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這樣,不僅能當場解決一些問題,同時,也能了解干部、考察干部。隨行的分管領導了解了實際情況,明白了習書記的思路要求,他們也會更加重視,更加具體地抓好問題的解決和措施的落實。此外,只要有機會,習書記還會安排省級民主黨派的負責人一起參加,使他們有機會更多地了解黨委工作和全省情況,更好地參政議政。這些都是非常好、非常有效的工作方法。

                習書記做調研工作還有一個很明顯的特點,白天跑基層、開座談會,晚上還要找當地黨委政府的負責人談心,深入了解干部思想。總之,習書記對調查研究是非常講究方法的。在他這里,調研絕不是走過場,而是通過調查研究了解真實的情況,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對調研工作的重視,使得他對全局和局部都有深入具體的認識,能夠從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來思考和謀劃全省的發展。請您簡要介紹一下您所了解的“八八戰略”形成過程。

                孫文友:習書記對浙江發展提出的“八八戰略”,從他在調研中提出觀點,形成思路,到省委作出決策部署,最后推進落實,我有幸都參與了。他對浙江長遠發展的整個戰略思路,就是在調研中逐漸形成的,始于微觀、著眼宏觀,并不斷完善,最終形成“八八戰略”。

                習書記剛到浙江工作不久,經過一段時間的情況了解,就和我們辦公廳的同志說,改革開放以來,浙江充分發揮民營經濟體制機制的先發優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發展到了今天的階段,如何保持先發優勢,如何更好更快地發展,我們還有哪些優勢、哪些劣勢?優勢中哪些是已有并發揮作用的,哪些是潛在尚未發揮作用的?都要好好分析,好好研究。已有的優勢要不斷強化、進一步發揮出來;潛在的優勢要爭取轉化為現實的優勢、充分挖掘出來;自身的劣勢要盡量避免或努力將其轉變為優勢。要把我們正在做的事和今后要做的事情理清楚,既要繼承更要創新。在習書記到浙江工作的前半年,他的調研主要就是按照他的思路,圍繞這些方面來展開的。

                “八八戰略”的主要內容,就是浙江今后一個時期的發展如何發揮八個方面的優勢、推進八個方面的舉措。里面的主要觀點思路,都是習書記通過調研提出來的,當然也集中了浙江省委省政府領導集體的智慧。比如,前面提到的關于主動接軌上海、加快融入長三角的思路,是他到舟山、寧波、杭州、嘉興、湖州等地調研后提出的;又比如,習書記到溫州、臺州、義烏等民營經濟發達的地區調研后,逐漸形成了一些想法,在同我們談有關文稿起草的時候,就專門講了他關于再創民營經濟體制機制新優勢、促進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一些思路;還有關于建設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的思路,也是習書記根據他在福建抓生態省建設的經驗,再結合在浙江的湖州、麗水、衢州等地調研提出來的。此外,根據習書記的要求,當年浙江省委還就今后一個時期浙江經濟社會發展的若干重大問題列出了21個課題,由浙江省委省政府領導牽頭進行調研,浙江省委黨校也專門組織專家學者對諸如統籌城鄉發展等重大戰略問題進行了研究。

                習書記抓工作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凡是涉及重要工作的一些重要文稿,他都要事先和我們文稿起草的同志一起討論,談他的思路和要求。2003年5月21日,為了起草浙江省委第十一屆四次全體(擴大)會的報告(“八八戰略”就是在這次全會報告中正式提出的),習書記在杭州汪莊召集我們文稿起草的同志座談,全面、系統地闡述他的思路和觀點。他說,對全省未來的發展思路要考慮清楚,闡述清楚,浙江要在繼承中發展,但更要不斷創新,要有新舉措。每一件事都要仔細推敲。他還分析了浙江的一些后發優勢和綜合優勢,以及在戰略規劃里如何表述得更準確、更全面。對于一些重大的問題,比如,關于如何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多種所有制共同發展;關于如何主動接軌上海、參與長三角合作交流;關于如何統籌城鄉發展,加快推進城鄉一體化;關于如何加快先進制造業基地建設,走新型工業化道路;關于海洋經濟和山區發展;關于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關于硬環境基礎設施建設的“五大百億工程”以及軟環境建設的平安浙江、法治浙江、機關效能;關于文化大省建設,等等,他都講得很詳細。他還專門強調,不要說八大優勢、八大舉措,不要給人假大空的感覺,還是說八個方面的優勢、八個方面的舉措比較好。除了經濟發展方面的思路和舉措,他還專門強調,精神文明建設和黨建的內容也要納入到報告中去,他還專門講了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一些內容。那一次,他整整談了半天。

                由于“八八戰略”是深入調研和集思廣益的結果,完全符合中央的精神和浙江的實際,所以在浙江省委第十一屆四次全體(擴大)會上提出后,得到了全省廣大干部群眾的擁護,上下形成共識。習書記從“八八戰略”出臺到離開浙江,在不同的場合經常說,“八八戰略”是事關浙江長期發展的戰略,必須一年一年抓落實,一項一項抓落實,一以貫之,長期堅持,必見成效。

                采訪組: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中,有一個著名的“兩山論”,請您介紹一下您所了解的情況。

                孫文友:習書記對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一直非常重視,在這方面他有很深的思考,也有很多獨到的見解。在福建擔任省長的時候,在他的主導下,福建較早作出了“建設生態省”的部署,所以他的生態文明建設思想,在來浙江之前就已經有很深的實踐根基了。

                當時,生態省建設是原國家環保總局抓的一項重點工作,有很多具體的指標要求,難度很大。習書記到浙江工作后不久,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研,就明確提出,浙江要在原有工作的基礎上,明確提出建設生態省的目標。經過爭取,2003年,原國家環保總局批準浙江成為繼海南、福建等省之后的第五個生態省建設試點省。習書記還親自擔任生態省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這是他擔任的有關經濟工作方面的幾個領導小組組長之一。當年年底,他還親自到北京參加原環保總局主辦的有關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的國際合作會議,并親自作演講,介紹浙江生態建設的做法。

                習書記在很多場合都反復強調,絕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換取一時的發展。他在2003年5月的汪莊談話中就專門講了他的觀點。他說,要改變很多人原有的發展理念,絕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先經濟后生態”的老路。要堅持可持續發展,走新型工業化的道路。發展經濟不能再走粗放式的路子,絕不能搞永久性的破壞,更不能搞個人的政績工程,否則,今天的英雄就可能成為歷史的罪人。

                習書記關于“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是2005年8月15日到湖州安吉調研時,在天荒坪鎮余村一次和村干部的座談時正式提出來的。關于這個觀點他有比較深入系統的思考。記得有一次,習書記到基層去調研,當時隨行的還有分管環保的副省長巴音朝魯。當地水泥行業很發達,小水泥廠很多,早些年人們在山上開采石灰石用來燒水泥,幾乎把半座山都挖掉了,廢棄礦山裸露出巖石,山體坑坑洼洼。習書記看到公路沿線被破壞的山體,說:“你們看,這些山被挖成這個樣子,植被都被破壞了,多難看,現在要重新復綠,難度很大,要花不少錢,真是得不償失。”他還說,在經濟發展的第一階段,人們為了獲取經濟利益,往往不惜犧牲環境來發展經濟,以綠水青山來換取金山銀山,在這種情況下,環境被污染了,生態被破壞了。到了第二個階段,粗放的發展方式帶來很多教訓,使人們意識到,光講發展,不講保護、不要生態,那是不行的,是不可持續的,所以,既要發展經濟,又要保護環境、重視生態,這時候是既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經濟發展到了第三個階段,隨著人們物質文化生活需要的不斷增長,現代農業、生態農業、服務業、旅游業等進一步發展,人們對生態環境有了進一步的要求,只有保持良好的生態環境,才能滿足人們的需要,才能吸引更多的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他在2003年5月的汪莊談話中也說過,生態效益不僅是經濟效益,也是社會效益。山清水秀、碧海藍天、清新空氣、清潔食品、安全食品,是最吸引人的。

                記得習書記到紹興去調研的時候,也講過類似這樣的話。改革開放初期,紹興有些地方家家辦廠、戶戶冒煙,鄉鎮企業星羅棋布,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習書記就說:“靠污染環境來發展經濟,這條路是走不通的,也是無法持續的。必須保護生態環境,做到人與自然和諧發展。”

                到湖州調研的時候,他看到當地開礦把環境都破壞了,村民們在加工竹子的過程中,也對環境造成了一些污染,就明確要求,一定要抓好生態環境的保護。根據習書記的指示,湖州后來大力開展環境整治,和浙江大學合作,在全市全面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堅持了十多年,有效改善了生態環境,促進了經濟的發展,取得了明顯的成效。農村的生態環境好了,生態農業、鄉村旅游發展起來了,老百姓很快就富裕起來了。湖州發展的實踐充分證明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習書記關于“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和發展經濟、保護生態三個階段的觀點是他從工作的實踐中,從各地大量的發展現實和經驗教訓中總結出來的,具有非常豐富的理論內涵,也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采訪組:請您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習近平同志在浙江推動“山海協作”工程和“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方面的一些情況。

                孫文友:發揮山海資源優勢,把海洋經濟和欠發達地區的經濟發展作為浙江新的增長點,是習書記在浙江工作期間所抓的一項重要工作,他多次進行專題調研,多次開會進行專門部署。事實上,他在福建工作尤其是主持福建省政府工作的時候,就對發展海洋經濟非常重視。到浙江工作后,他多次講到,浙江是海洋資源大省,海域面積相當于陸域面積的兩倍半,海岸線長6500公里。浙江又有很好的深水岸線港口資源,產業基礎也很好,過去受改造客觀世界的能力局限,現在隨著經濟實力的增強,開發能力的增強,海洋開發的潛力很大。海洋經濟對浙江來講,是一個新的增長點,但跟一些海洋經濟發達的省市比,我們的海洋經濟還有很大差距。他還說,發展海洋經濟不限于漁業捕撈,要充分利用浙江省的港口資源,大力發展海洋運輸業和臨港工業,大力發展海洋旅游業,要加快推進舟山大陸連島工程和溫州洞頭半島工程建設。要加強海洋生態保護,包括加強無人島的保護和灘涂的利用。

                對于浙江的山區和欠發達地區的發展,習書記也是非常重視。在麗水、衢州等地調研時,他多次講到一直以來對欠發達地區的感情。他說:“黃土地哺育了我,紅土地培養了我。我對老百姓、對欠發達地區始終有著深厚的感情。我們省委和各級黨委政府,對扶貧工作一定要高度重視,一定要認真做好。”他還經常說,要注意平均數掩蓋下的不平均,要真扶貧,要扶真貧,要重視下山移民脫貧。他還說,我們建設全面小康社會,欠發達地區不能留盲區死角,一個都不能少。

                習書記主政浙江期間,高度重視抓幫扶山區海島等欠發達地區加快發展的“山海協作”工程,出臺了很多政策,實施了很多項目,每年都要開一次全省性的現場會,縣市區委書記和省級部門負責人都參加,他每次都親自參加并講話。他要求經濟較發達的市縣和相關省級部門結對幫扶一個欠發達的山區或海島縣,充分發揮雙方的優勢,采取各種措施,加快欠發達地區的發展,努力讓欠發達地區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

                改革開放以來,浙江的縣域經濟得到長足發展,在習書記到浙江工作之前,浙江省委大力推進城市化,取得了明顯成效。但總體上,廣大的農村發展相對還是滯后,統籌城鄉發展已經到了需要提到議事日程的時候。習書記到浙江工作后,高度重視統籌城鄉發展、推進城鄉一體化這項工作,并把它作為“八八戰略”中的一項重要舉措。對如何統籌城鄉規劃布局,統籌城鄉基礎設施建設,統籌城鄉產業發展,統籌城鄉環境保護,構建城鄉統籌的社會保障體系等等,他都多次進行調研,多次開會部署。這方面的具體工作很多,包括實施“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農村勞動力素質提升工程,鄉村康莊工程,欠發達鄉鎮奔小康工程,等等。這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記得大概是2002年底左右,在一次常委會上,浙江省農辦主任王良仟匯報新一年工作思路時,建議在全省開展農村環境整治,用五年時間,每年抓一批整治村、一批示范村,以此來促進農村面貌改變、農村經濟發展。當時農辦沒有確定到底是提“百村示范、千村整治”,還是提“千村示范、萬村整治”,要常委會討論定。習書記對此事非常重視,充分肯定,果斷拍板,決定還是提“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是加快新農村建設,促進城鄉協調發展的一個重要抓手,后來的實踐證明,作用和成效是非常大的。由于習書記高度重視,省里出臺了很多激勵扶持政策,每年都要開一次全省性的現場推進會,哪個市當年工作搞得好,現場會就到哪里開,習書記和省長都到會講話,還要請當年工作抓得好的市縣領導和部門領導上臺作典型交流。由于這項工作既符合中央精神又符合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全省各市縣積極性都很高,爭先恐后,八仙過海,探索創新了很多好的做法,也涌現出很多各具特色的典型示范村。各市都希望通過努力工作取得成效,來年省里能把現場會放到本地去開。經過連續多年實施“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浙江農村的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城鄉差距進一步縮小。

                采訪組:您在省委辦公廳工作期間,和習近平同志接觸比較多,他對辦公廳工作的指導,印象比較深的有哪些?

                孫文友:習書記對辦公廳工作是非常重視的,并且在很多方面給予了很具體的指導。他經常參加所在支部的生活會,過雙重組織生活。我翻看2004年的筆記,那年的1月13日下午和12月9日的下午,他就兩次參加了辦公廳綜合一處的支部生活會,每次他都和大家一起交流探討,并作具體指導。他在參加12月9日那次支部生活會時講,你們做文字工作的同志,平時和文稿打交道,文風上要求短、求實、求新。求短,就是寫文章要根據內容來決定,能短盡量短,盡可能在單位時間內講得更有意義,給人精練利索的感覺。他還說,寫文章,短才見真功夫,高揚同志任河北省委第一書記時,有一次開會講話只用一頁紙,講了四件事,至今我都還記得。還有福建老書記項南同志給報社寫社論,其中有一篇只有六、七十個字,寫得很好,當年還得了獎。求實,就是文字千萬不要花里胡哨,語言不一定要華麗,要實實在在、直奔主題、言簡意賅、恰如其分。求新,就是寫文章不要老一套,正規的講話一般用正規的格式,有時也可反彈琵琶,給人以清新之感。搞文字工作不要喪失對問題的新鮮感、敏感度,要盡量根據不同的場合來考慮形式和文章組織,要生動一點,邏輯性強一點,多用數據和事例。他經常說,寫文章要像鄭板橋說的那樣,“刪繁就簡三秋樹,領異標新二月花。”他還要求我們,平時要多積累素材、數據、論據、事例,這樣才能在需要時信手拈來,從中提煉出有用的東西,才能推陳出新。

                習書記每年都參加辦公廳的年度總結大會,每次都會講話。我記得,2005年2月3日,他在辦公廳的年度總結大會上,對辦公廳工作給予了充分肯定和鼓勵,并對辦公廳如何服務大局,做好參謀助手,如何做好文稿起草、新聞宣傳、信息報送、督查落實、辦文辦會、接待服務等工作,給予了非常具體的指導。他說,文字工作要常做常新;信息工作要爭取第一時間;督查工作要有深度、有高度、有力度,要“咬定青山不放松”,等等。他甚至對值班、文電、機要、后勤、檔案、保密、文印、計算機網絡、老干部等工作都一一講到了。作為一個省委書記,有多少大事需要他操心,但他連這些事都考慮到了,這給我們辦公廳的同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還強調,辦公廳一定要重視隊伍建設,加強年輕干部的培養,多給他們提供鍛煉成長的機會。

                采訪組:您在習近平同志身邊工作了3年,還有哪些印象特別深的事情。

                孫文友:在習書記身邊工作了3年,他的言傳身教,使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獲益良多。他的學習方法、調研方法、決策方法和務實、親民的作風,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方面的具體事例很多,我簡單舉幾個例子。

                一是習書記非常重視學習。大概是他到浙江工作一年時間左右,在基本理清了全省的工作思路并作出全面部署后,他跟我們說,以后有空的時候,你們辦公廳幫我安排一下,請一些專家和學者來給我講講課。他主要是想進一步學習了解有關東西方哲學、世界和中國歷史文化等方面的內容。他的方法是,一次請一位某方面比較有造詣的專家,事先做好準備,來給他當面系統地介紹有關方面的知識。主要是他一個人聽,聽的過程中他也經常和專家進行交流探討。我印象比較深的有兩次,一次是請浙江大學的陳村富教授來講有關西方哲學的內容,一次是請浙江省社科院的吳光研究員來講中國哲學和“浙學”方面的問題。特別是2005年6月6日下午吳光講的那次,我的筆記上作了比較詳細的記錄。吳光當時講了中國哲學的四大特色、中國哲學基本形態與四個階段的發展概況,以及中國哲學的基本問題、當前理論研究的前沿問題;還講了“浙學”的內涵、“浙學”在當代的定位以及現代的價值;最后還對浙江如何建設文化大省提出了五點建議。習書記聽得很認真,記得也很認真。他在聽的過程和聽完以后,談了很多他的觀點。其中就說,中國哲學是博大精深的,要傳承、總結、揚棄,文化建設中要重視;總結研究“浙學”很有意義,應更系統全面地去總結、挖掘,特別是要研究總結浙江的文化基因以及“浙學”對浙江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浙學”中有很多有積極因素的東西,一些代表性的人物和思想,要概括、提煉,要進行歷史的概括和時代的展望;我們要堅持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研究中國哲學和“浙學”,對建設文化大省是必要的,等等。

                有一段時間,習書記在讀毛主席的講話稿時,發現其中有一些歷史問題需要考證,就請浙江省黨史辦的同志幫助查找一些資料。資料找來以后,他不僅從資料中查找那些需要考證的歷史問題,還把全部資料都學習了一遍。

                從這些小事就可以看出習書記對學習的重視和用心,除了留意在工作中學習之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也始終在學習,不斷擴大自己的知識面。

                二是習書記對部隊非常有感情,非常重視部隊的工作。習書記凡是第一次到駐有部隊(較大單位)的地方調研時,幾乎都會看望當地的部隊。每年春節和八一建軍節,他都會親自帶隊去慰問部隊,部隊的領導都稱贊他是“擁軍好書記”。記得他剛來浙江工作不久,2002年12月18日,關于他兼任浙江省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的文件正式下達了。12月19日,他就到浙江省軍區去,看望省軍區的同志,聽取軍區黨委工作匯報。當時,浙江省軍區政委馬以芝同志向他反映,部隊駐海島等偏遠地方的營房條件較差,戰士們居住條件比較艱苦。習書記聽了以后非常重視,立即表態說:部隊有困難,我們地方上應盡量給予支持,一方面請你們積極向上反映,我也會幫助向上呼吁;另外,我們省里也盡量幫助解決。后來,省里專門給部隊撥了一筆錢,解決了海島部隊的營建問題。

                三是非常重視信訪工作,率先帶頭進行“下訪”。改革開放以來,由于浙江市場經濟起步比較早,所以發展中遇到的“成長中的煩惱”和社會轉型中遇到的一些先發問題也比其他一些地方要早。一段時期,群眾信訪量比較大。習書記對此非常重視,率先提出要重心下移,從源頭解決,領導干部要主動下到矛盾問題比較多的地方去,處理問題、解決矛盾,要變群眾上訪為領導下訪。比如,習書記親自帶頭于2003年9月18日到金華市浦江縣進行“下訪”。下訪前一星期,浦江縣事先發了公告,接受信訪預登記。當天,習書記帶了省市縣三級領導和有關部門的同志,還帶了律師一道接訪。接訪共分了征地、拆遷、企業改制、勞動人事、交通、公安、紀檢、綜合等10多個組。習書記這一組的接訪是在浦江中學科技樓1號接待室。上午、下午,習書記共連續接訪了9批22人次。當天省市縣三級共接訪436批,667人次。436件信訪案中,當場解決了91件,交辦落實責任324件,還有21件經做工作,信訪群眾決定不再上訪。下午全部接訪結束后,習書記召集所有人員開了小結會,總結交流有關情況。他在會上說,這次下訪是一次嘗試,也是一個創新,領導下訪是新時期信訪工作的有效形式,也是轉變作風、做好群眾工作、密切干群關系的有效形式,這么短的時間,解決了一批問題,效果是明顯的,多一種形式總比少一種形式好,要好好總結,堅持下去,形成制度。后來,各級領導每年下訪就在全省推開了。第二年,習書記又去杭州市臨安區進行了下訪,此后這樣的下訪他每年都要安排一次。


                一级欧美免费大片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无心网